易宪容:上周人民币汇率突然升值更多是政策意向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1-16 01:36

易宪容:上周人民币汇率突然升值更多是政策意向

2019-01-15 13:14来源:金融界人民币/PMI/汇率

原标题:易宪容:上周人民币汇率突然升值更多是政策意向

自1月9日开始,人民币一连三天对美元快速升值。1月9日的这个星期,在岸人民币累计升值达1,163个基点,升值的幅度为1.72%,一个星期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幅度创2005年7月中国汇率制度改革以来的最大幅度。对此,无论是市场,还是外国投资银行,马上风向大转,认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会出现趋势性转向,由2018年4月份以来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贬值,改变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升值,至少也会让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稳定在6.5左右的水平,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超过7的压力全面解除。

不过,在本文看来,这种断论还是言之过早,因为,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无论是以政府的政策意向,还是以外部环境的变化,及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来看,都不足肯定人民币贬值的趋势会突然逆转。上个星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突然升值,更多的是政府政策之意向。

因为,这一轮的人民币持续贬值几个月,并且贬值到7的水平,不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的幅度大,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从6.24到6.97,贬值幅度达11.7%,而且贬值时间之长,持续时间达7个月之久,从而使得近几个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直在7左右徘徊。可以说,如果不是中国政府近期极力维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估计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早就大破7的大关了。

可以说,这一轮的人民币对美元的持续贬值,无论是市场还是中国政府都心知肚明。基本上是中国政府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所采取的一种应对方式。尽管这种应对方式有利有弊,但至少在短期内是可立竿见影的。事实上,在政府的这种政策意向下,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出口产品增加关税的效果更是大减(本来特朗普这种单向贸易政策效果就不会多好)。当然,中国政府的这种应对政策也容易伤到自己,就是会全面减弱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导致国内资金流走,导致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减弱。所以,既然这一轮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贬值与中美贸易摩擦关联很大,那么中美贸易摩擦的局势和缓也就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趋势转变的重要信号。从现有的信息来看,中美贸易摩擦的谈判有所进展,有可能在3月1日之前达到新协议。如果这样,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压力也就会全面降低。估计这就是上个星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突然逆转的重要的政策意向。不过,市场也应该注意,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主要是以此为基点,即使这次中美贸易摩擦的谈判有进展,但中美贸易摩擦的长期性一点都不可低估,所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格局转向不应太乐观。

如果以外部形势来判断2019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走势。我们既要看美国的经济形势,也要看美国货币政策的走势。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速度及方式是对人民币汇率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因为,就最近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表态来看,2019年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得比较不确定性。这不仅在于美国经济形势可能不会如2018年那样的好,有人分析2019年美国经济可能出现全面增长放缓,而且还在于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地增加对美联储压力,使得2019年美联储的定力可能会乱。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继续加息还是突然转向是相当不确定的。如果美联储货币政策继续向正常化的方面走,那么美元的强势还会继续,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是大概率事件。如果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突然转向,或是停止加息,或是突然转向减息,那么美元强势可能结束。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就可能重新转向升值,但这也不一定的。2018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贬值远大于美元指数上涨4%。但美国的货币政策变化肯定会对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较大影响。

还有,如果以当前的中国实体经济来判断,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同样处不确定性中。因为就当前中国经济形势来看,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已经越来越大。比如,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尽管2018年全年的成绩是不错,但1月14日中国海关公布的数据显示,以美元计2018年12月出口按年下滑4.4%,跌幅为2016年12月以来最大;进口更是下跌了7.6%,是2016年7月以来最差;贸易顺差570.6亿美元。2018年12月中国进出口贸易表现都远逊于市场预期,更是两年多以来首次录得进出口“双急降”。这种情况可能在2019年进一步恶化,因为抢在关税再增前出口美国的因素已经完结。目前中国的经济增长下行压力问题不仅表现在对外贸易的出口上,也表现为内需消费上。2018年1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按年增长下滑至8.1%,创19年低位,国内消费已经表现疲态。2018年12月经济领先指标制造业PMI跌穿50的荣枯线,也预示着中国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加快。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就得用较为宽松货币政策来应对,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或是下调基准利率等。如果国内的货币政策全面宽松,自然不利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升值,甚至可能成为人民币持续贬值的重要因素。

所以,就上述几方面的因素而言,2019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如何应该是相当不确定,要发生大的转势概率不会太高。如果人民币汇率以政府的政策意图出现转势,其利弊对半,其结果同样是不确定。

来源:金融界网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